【E普时光论坛】:::万州区中学生论坛:::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学生周记

中网《E普时光》杂志2010年9月号图文版
中网《E普时光》2010年9月号校际联刊杂志发放学校为:万州中学、天兴学校、万州一中、万州二中、德澳学校、万州三中、万州外国语学校、上海中学、万州国本中学、万州沙河中学、万州龙宝中学,本杂志免费发放到各个班级中,请大家询问班上的班长。 《E普时光》杂志社联系:电话:58939411,QQ:49123213 [NextPage] [NextPage]
分类:    2010-10-16 11:14
清明祭祀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爷爷走了和着那潮湿的暮色似血的残阳 柳笛哀回 松柏肃立捧几把黄土 烧几堆火让身躯折叠 反复垂下头颅看那些黑色的蝴蝶飘起落下尘埃落定 黄土之下 那是异乡里面住着不同的姓氏去的人 都没有回来闭上眼睛钻进去绕过一场黑色葬礼 让一些泪和灰风一样飘起来 黄土之上的人不能停止思念 我不能相信爷爷已经死去我想他只是去了异乡 忧伤不安的灵魂走动我不能看见黑色的睡眠 黄昏都住在这里 一批雨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5 10:15
时光是不断拔节的枝叶,回忆是被包裹住的年轮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[背象] 1。天空在酝酿一场浓厚的雨水,我站在教学搂最高层往上望,踮起脚抬起手,就要碰到仓皇流离的灰色云团,它们压下来压下来,延绵到远处,无声流淌的江水和最高的建筑,整座城市懊丧着一张脸。 2。眼睛瞪得发涩,低下头垂下眼。仿佛沉到了水底,暗涌晃过来,却一片寂静。 3。高二的中期考后,**说,上去看看吧,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搬上去了。我说,好。我们的教室在四楼,高三的教室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5 10:14
年少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 我迷恋《年少》许久,才发现她居然是超女来头。 许飞。印象中总是衣着简单,留着乱蓬蓬的头发背着吉他,一副依抑郁不得志的流浪儿造型。唱的也都是自己的心情,兴奋、郁闷、纠结,随性自然不造作。声音里的一点中性气质从众多“甜美”声线里超脱出来,在流行与民谣之间自由的游弋。我喜欢她的声音,那淡淡的校园民谣风格让我迷恋至今。 《年少》。那首她用慵懒的口吻,和着古典吉他的优美蓝调唱出的歌。民谣的曲风,散发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5 10:13
三面包包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校园中…… 风惬意得不忍心被破坏,花园的长廊中没有一点打闹声。 “有本事你别跑,林超!”“爷我今天就跑了怎么?!”这一阵吵闹声将昏昏欲睡的我从睡梦拉了起来。金灿灿的阳光映在树叶上画出铜钱般大小的圈圈点点,是我睁不开眼。和刚才的清风迥然不同。不用说,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一定是暴力女神丁薇正在进行暴力运动。 丁薇:女,12岁,。爱好; 进行暴力运动;职业:暴力女神。 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5 10:11
沧、殇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一清风,残阳,碧云天。  子涯仅偏爱这一瞥幽景,枯叶遍地,斜阳朦胧。凭清风扶皱青衫,任秋光润湿眼角。子涯,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感伤,仅一隅枫林,一片枯叶,斜倚古木,举首望天,隐约的记忆浮现……  江南的一湾细水,一块青砖,一张乌瓦,一段残壁以及某人模糊的身影……  子涯低头行走,心事重重……“唉呀!”没想到竟撞到一女子,“姑娘还好吧?”女子抬起头,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“没,没事……”又匆匆离去,无意落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4 10:10
老街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家乡在万州龙宝,那有一条名为“老街”的街,虽然不知是何时建的,但大人和其他街坊都形象的称他为“老街”。 从我记事起,就在这老街上玩耍,这条街伴随着我的成长,我也见证着这条老街的历史。 街长不到一公里,是铺着青石的水泥路,两边都住着灰蒙蒙的房子,七零八落的店铺,还有老街独有的吆喝声,店铺多卖的是一些百货。生活在老街的人们也都自乐着,有的聊天,有的打麻将,有的“斗地主”,有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4 10:07
穿过最茂盛的夏天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夏天终于来了。 早上六点,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。透过床尾的窗,可以看见朝阳从大楼后面升了起来,发出不算强烈的暖暖的光。这是一种矛盾的感觉,又像错觉。似乎感知得到时间在随升起的太阳流转,然后消失在明媚的光亮里。但更多的是遗憾。眼前有看得见的阳光,有看不见的时光,我清清楚楚地知道它们的存在,以及它们没有间歇地风化不见,却始终无能为力。 教室里,老师依旧口齿不清。他们说着我听不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3 09:26
行走在生命的时光里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悠悠岁月长河,寒来暑往幽幽人生隧道,悲喜交加 ―― 题记 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,似乎在那样的日子里,心才可得以净化。 独坐窗前,眯着眼细细暇想着,突然心理兀出一个词―生命,顿时我便严肃起来,这才发现我已经历了19个春夏秋冬,对生命的暇想,便在脑海中盛出一朵花来。 人之一世,殊为不易,看似平平淡淡的一生,实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3 09:24
尘世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旦夕之间,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,仅需付与无尽的忍爱。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以死来句读。 若说人的一生是一张巨大的网,那么“情”即是构成这张网的经纬。此处之情绝非狭义上说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,而是从对生命的执着与渴望,对命运的尊崇与敬畏,对灵魂的救赎与祈祷,而衍生出来的情。个中道理颇似庄子《逍遥游》里阐述的观点。天地万物宇宙乾坤是道的体现。人的肉身就像一朵自生自灭的莲花,它会毁灭。但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3 09:21
夏天的味道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  夏天,夏天,终是回到了这里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题记 还是那个夏天,习惯性的走进校门,背上已经遗忘了那满是课本和小说的背包,操场上那跳跃的背影是青春的乐谱,却已少了你的味道。想说陌生了,却又那么熟悉。若说回到了这里,不如说从未离开。 尝试着不再去听这首歌,却时时让耳塞堵住耳朵,任它在耳边飘荡。 “风吹过我的双脚,怀念夏天的味道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2 18:19
这个年代(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刊)
  叶子的离开,是风的追求,还是树的不挽留;喜欢是淡淡地爱,爱是深深地喜欢。鱼说,你看不到我的泪,因为我在水里;水说,我能感觉到你的泪,因为你在我心里。   17岁,一个有花有水,有酸有甜,有笑有泪的年代。在这个年代,我们的生活里不知不觉多了一种味道,它叫做“涩”,但却不是苦涩,而是那种淡淡的青涩。   17岁,我忽然变得多愁善感,因为这是一个离别的年代。面临毕业,空气里到处都是离别的气息。每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2 18:16
叙生(《E普时光》2010年5月刊)
叙 生 一直找不到一个恰当后形容词来框架你,通俗的争吵与沉默,串联在通俗的氛围。其实我们都有着相同的气息。 而现在,想起,暖心,更弥足珍惜。 我坚信,我们举手投足间。磁浮的一定是挚热的红心。 ――摘自博客《叙生》 1 初见婉言,是在换因高一新生入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2 15:59
让我再多叫你一声小流氓《E普时光》2010年5月刊
小新,我在想,怎么跟你开口。 我想跟你说,你爸爸走了,可是这怎么可能呢,这话我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,那个创造了你这个小流氓的臼井仪人居然可以就这么突然的死了。 我一直觉得,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,会是不死的,会一直存在,他会渗透进你生活的点点滴滴,总会让你不经意间想起他,所以即使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说,他真的离开了,我仍然会说,这怎么可能呢。 小新,你还只有5...
分类:    2010-10-12 11:52
中网《E普时光》杂志2010年6月号图文版
中网《E普时光》2010年6月号校际联刊杂志发放学校为:万州中学、天兴学校、万州一中、万州二中、德澳学校、万州三中、万州外国语学校、上海中学、万州国本中学、万州沙河中学、万州龙宝中学,本杂志免费发放到各个班级中,请大家询问班上的班长。 《E普时光》杂志合作及招商请联系:电话:58939411,QQ:49123213 [NextPage] [NextPage]
分类:    2010-6-25 10:35
返回顶部